图片 51

三万种野生动物,到坦桑尼(sāng ní)亚

By admin in 澳门网上正规赌场网址 on 2019年4月23日

  相传,马赛部落沿着火山沿壁牧牛,牛脖子上的铜铃不停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于是人们就将这里称为“恩戈罗恩戈罗”。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位于非洲坦桑尼亚(Tanzania)北部东非大裂谷的死火山口。在这里,不仅可以偶遇各种动物,还可欣赏到花开遍野的浪漫景致。

他们是一对情侣摄影师,2015年在肯尼亚相识、相知、相恋,也许因为非洲大草原对于他们有着特殊的意义,所以一年之后,他们就重返非洲,来到了坦桑尼亚。在这个野生动物天堂,在纳特龙湖,在塞伦盖蒂大草原,在恩戈罗恩戈罗火山保护区,他们目睹了太多的精彩,也感受到生命的伟大和渺小。

图片 1

 

图片 2

我们坦桑之旅的最后几天是在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度过的,就像一幕大戏临近尾声的时候一定是全剧的高潮和华彩乐章,恩戈罗确实带给我们莫大的惊喜和满足。不同于阿鲁沙和曼雅拉有点丛林探险的感觉,也不同于塞伦盖蒂和马赛马拉草原漫无边际的游猎,恩格罗恩格罗Ngorogoro
Crater已经完全呈现出了非洲广袤平原想象中该有的样子,在这块26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生活着3万种野生动物,是名副其实的野生动物的家园。

图片 3

你感受过每天早上唤醒你的不是闹钟,而是土狼、狒狒的叫声吗?你感受过布满丁达尔光的天空有多么迷人吗?你感受过距离猎豹仅几米欣赏其捕猎时的紧张与激动吗?你感受过与几百万只火烈鸟一起翱翔在天空时内心的雀跃吗?你感受过在动物的世界里,悠闲地坐在合欢树下喝着香槟是多么不可思议吗……而这一切,都是我们在坦桑尼亚行摄时的真实经历。

图片 4

 

我们乘飞机前往坦桑尼亚拍摄。11天的时间里,我们在乞力马扎罗山脚下追逐太阳的光影,在塞伦盖蒂大草原上和狮子一起奔跑,在热气球上观看动物大迁徙的震撼场面,那些时光充满了惊喜与刺激,至今难忘。

汽车进入恩戈罗火山口,迎面又看到了山坡上那棵熟悉的仙人掌,因为是在早上光线最好的时候,这里的环境呈现出完全不同的气氛。

  从阿鲁沙开车出来,一路向西,经过马尼亚拉湖,沿着裂谷带爬升,大约2个小时后就可看到一座高大的石制大门,上面用油漆书写着“恩戈罗恩戈罗保护区(Ngorongoro
Conservation
Area)”,左边是一个小博物馆,里面展示了恩戈罗恩戈罗的历史、现状和各处看点,右边是一块绿色的指示牌,注明“联合国教科文世界遗产”。大门后面是成片的原始森林,一条土路向里延伸,通向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

乘直升机航拍纳特龙湖

去恩戈罗恩戈罗火山游览必须早起,一是可以避开大队人马的烦扰,也可以欣赏恩戈罗清晨美丽的风景,而我们提前入住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上的酒店,也给第二天游览火山口带来了极大的便利。早上6点,我们带着酒店为我们准备的早餐就出发了。太阳刚刚升起,醉人的晨光洒在恩戈罗的山坡上,静谧的湖水和半明半暗的远山,构成了一幅令人陶醉的画面。

  

镜头中,上百万只火烈鸟

图片 5

  早在学生时代,我就听说了恩戈罗恩戈罗的大名,知道此地地貌奇特壮美,是数万野生动物的栖身之所,堪称野生动物的伊甸园。经过15年的期盼,而今我终于站在了这片土地上,不禁心潮澎湃,深呼一口气,空气中似乎带有火山灰的味道,我迫不及待地想与之亲密接触一番。

图片 6

在正式进入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之前,还是让我们简单了解一下恩戈罗火山的基本情况。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是世界上最大的非湖泊且最完整的火山口,宽度19公里,深400-600米不等,火山口内的面积是260平方公里。由于天然形成的火山口像巨大的围墙,把各种动植物都保护在内,数不清的斑马、角马和瞪羚,除了长颈鹿以外其它非洲动物和鸟类都可以看到,恩戈罗火山口内的3万种动物,用生命装点草原的生机,繁衍生息,使这里成为了它们的伊甸园。恩戈罗火山口的动物密度在坦桑尼亚的保护区中名列第一,这里也被列入联合国的世界文化遗产。

  

由于纳特龙湖的湖水含盐浓度高,湖水温暖,藻类丰富,而藻类又是火烈鸟的主要食物,因此这里成为火烈鸟的理想繁殖场所。从空中俯瞰,成千上万的火烈鸟飞翔在湖面上空,十分壮观。

我们是从恩戈罗火山口的顶端驱车下行,向火山口的底部行驶,在火山口的山坡上就看到了晨光穿过云层斜射到火山口底部的画面,因为早上山坡土路上的车辆不多,尤达在我们的央求下,在一处稍微安全路边山崖旁把车停好,让我们用镜头记录下清晨里如诗如画的恩戈罗画面。

  买完票,登记了姓名和车牌号,我驱车进入了保护区,沿着小路朝山顶驶去。路两侧是各种郁郁葱葱的植物,遮天蔽日,有的足有30米高。随着坡度越来越大,气温越来越低,雾气弥漫四周,树丛只见轮廓,恍然如置身电影《阿凡达》里的潘多拉星球。

当飞机降落在乞力马扎罗国际机场时,向导菲列蒙与司机菲利已经在机场外等候。菲列蒙50岁上下,身材微胖,一副憨厚的模样,他可是我们查阅各个旅游网站,看过若干游记后选定的向导,据说他找动物非常专业,后来事实证明我们的选择是正确的。菲列蒙一见我们就来了一个大大的熊抱,看得出他因我们特别选择他而自豪。菲利则年轻很多,只是略显羞涩地冲着我们笑,一阵寒暄后,我们上车向阿鲁沙市进发。

看着眼前这个自然风貌很特别的火山口陨石坑,还没到火山口的底部,我们的兴奋点就被调动起来了,一方面我认同恩戈罗是世界上最完美的火山口的观点,另一方面我感觉恩戈罗也是一个极其神秘充满魔幻的地方。

 

阿鲁沙市号称坦桑尼亚的旅游首都,几乎所有前来坦桑尼亚北方线路的游客,都会在这里作短暂停留。穿过阿鲁沙市区,并没有感觉像一些东非城市那样喧嚣与杂乱,绿树成荫的街道甚至会让你感觉到优雅和静谧。我们找到一家叫“中国龙”的中餐厅,在这里享用最后的美味,因为接下来的几天绝无可能吃到中餐。吃完饭,我们便前往计划中的第一站拍摄地纳特龙湖。之所以选择纳特龙湖,是因为美国《国家地理》在这里拍摄过一部纪录片《火烈鸟的故事》,片中那片仙境之湖与红色精灵将我们深深吸引,所以,纳特龙湖成为我们一直向往的地方。

因为从恩戈罗火山口的山顶到火山口底部的土路都是坡度很陡且很窄的土路,考虑到安全,我们的越野车在停留几分钟之后,又开始缓慢下行。顺便说一下,我们乘坐的越野车进入恩戈罗之前需要在入口处办理进入手续,官方规定每辆越野车只能在火山口停留6小时以内。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从阿鲁沙到纳特龙湖大约三百多公里,傍晚时分,在快到纳特龙湖时,一座锥形的山峰出现在我们眼前,菲列蒙介绍说这是伦盖伊火山。伦盖伊是一座活火山,海拔2960米,全名是“奥•多利昂•伦盖伊”,在当地的马赛语中是“神的殿堂”的意思,人们不定期地在这里举行祭祀和祈祷。在晚霞的映衬下,伦盖伊的身影显得更加神圣,我们特意停车拍摄这美丽的画面,直至天黑。

越野车进入恩戈罗火山口的底部,草原上都是这样的土路,游人只能在车里观看野生动物,绝对不可以下车。

  20多分钟后,我的车抵达山顶的观景平台。此时阳光露出了微笑,驱散了浓雾,眼前顿时天高地阔。我下了车,在观景台上环顾火山缘壁,俯视苍茫辽阔的火山口盆地,恨不得背上生出一对翅膀,任我在此间自由地翱翔。

继续前行,夜里,我们到达了离纳特龙湖不远的纳特龙帐篷营地,当晚我们将住在这里,以便明天一早航拍纳特龙湖。这里的条件比较艰苦,没水,没电,没网络,也没手机信号,只有满天星光和万籁俱寂,我们便和黑暗融合在一起,静静等待黎明的到来。

图片 10

  

第二天清晨,帐篷外的鸟儿将我们唤醒,朝霞已染红了整片天空。我们来到简易停机坪,飞行员文森特已经在做起飞前的准备了。文森特是阿鲁沙周边唯一的直升机飞行员,为了这次航拍,我们3个月前就预订了直升机,并支付了全款。

说到恩戈罗火山口底部的小路,大部分是弯曲但平坦的土路,但也有不少崎岖的非铺装路面,水坑和乱石经常会遇到,我们的越野车有时也要颠簸前行。

  恩戈罗恩戈罗火山盆地绿草如茵,几眼清澈的泉水,汇集成一座永不干涸的淡水湖和几处沼泽地。野生动物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张口就有青草,走几步就是水源;各色花儿竞相绽放,美不胜收。

图片 11

图片 12

  

起飞后,大地慢慢往身后退去,向前方望,只见纳特龙湖平静如镜,伦盖伊火山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宛如仙女,她的身影倒映在湖中。由于水位变化以及湖中矿物质不同,湖水呈现出白色、粉红色、咖啡色等多种色彩,宛如一幅斑斓的抽象画。当直升机飞入纳特龙湖深处,整个世界突然安静下来,奶白色的湖面散发着一种灵性,伦盖伊火山与之遥相呼应,画面圣洁而美丽。

清晨,恩戈罗火山口的风光。

  火山口内的花卉繁多,百合花、薰衣草、矮牵牛、野菊花、三叶草等竞相开放,姹紫嫣红,使火山口看起来分外迷人。恩戈罗恩戈罗壮丽多变的景色包罗了从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壁上陡峭的斜坡到金合欢灌木丛,生态环境多样,有林地、沼泽,湖泊以及广阔的草地或萨王纳。萨王纳是塞伦盖蒂生态系统的一部分,该生态系统一直延续至肯尼亚,包括毗邻的马赛马拉自然保护区。萨王纳草地供养着丰富多样的食草动物,这里树木茂盛、水源丰富、气候温和,适合野生动物繁衍生息。每年雨季过后,火山口内的草地会一片翠绿,中间夹杂着粉红、黄色、蓝色和白色的花朵。当旱季来临时,火山口内便渐渐由绿变黄,然后变成浅黄褐色,继而成为像饼干似的深褐色,动物开始聚集在蒙盖沼泽周围。由于火山口内2/3是草地,除了零散的金合欢树和裸露的岩头外,恩戈罗恩戈罗自然保护区都是一片均匀的颜色。

飞机在纳特龙湖上空盘旋着,突然,我们看到远处水面11点钟方向有一些小黑点,于是问文森特:“那是不是火烈鸟?”文森特回答:“Good
eyes!”(“好眼力!”)我们朝着火烈鸟的位置开去,当飞机靠近这片水域时,我们完全惊呆了——水面上、半空中全是火烈鸟,估计有上百万只,我们兴奋得大叫:“太酷了!太棒了!”文森特告诉我们,纳特龙湖是火烈鸟理想的繁殖场所,在湖泊及周边水域,共生活着400万只火烈鸟。按捺住激动的心情,我们尽情地拍摄这壮观的场景,用心去感受这灵动的生命气息。

图片 13

  

塞伦盖蒂大草原上的杀戮

我们在进入恩戈罗火山口底部,最先遇到的一批角马。恩戈罗火山口里面有3万多种野生动物,特别是这里有东非唯一剩余的黑犀牛,不知接下来的时间我们是否有幸看到?

  要领略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的精髓,必须进入火山口内探寻一番。从观景台继续驱车沿着崎岖的山路前行,大约40分钟之后,就到达了下山口。环状的火山壁正好在这里缺了一个小口,正如苏东坡《放鹤亭记》里描述的:“冈岭四合,
隐然如大环,
独缺其西一面。”只可惜适当其缺的不是放鹤亭,而是下山的检票站。

追拍狮子和猎豹捕猎

图片 14

  

图片 15

一只角马在低头吃草,感觉恩戈罗火山口底部的草没有塞伦盖蒂草原上的草高大,是不是已经被大批的斑马和角马收割过?

  检票员仔细地核对车牌号、人员数量、下山时间等,才打开铁门放行。下山道路陡峭险峻,车行十分艰难,大约20分钟后我抵达了火山口平坦的底部,人似乎站在一口大锅内。我把车停下来,升起车顶,以便观看动物和拍照,远处的马加蒂湖边还有数条小溪,流淌着地下冒出的淡水,吸引了大量的角马、斑马来此饮水。

在塞伦盖蒂,泥土青草混杂那生生不息的味道,动物皮毛的味儿混在尘埃中,火红的太阳在天边升起又落下,这是非洲稀树草原独有的气息。祥和与杀戮在这片土地永远是相伴的,塞伦盖蒂在用另一种方式演绎了人类的世界。

图片 16

  

离开纳特龙湖,我们来到塞伦盖蒂大草原。

哇,看到了一只公狮子,独自行走在草甸上。

  离开马加蒂湖朝东北方向行驶,草明显长得高一些,火山口内鲜花盛开,主要是黄色的小野菊和紫色的薰衣草,大片大片蔓延开来直达天际,大象、水牛、斑马、黑犀牛等动物在花丛中觅食漫步,犹如神话中描述的场面。以前在国内见过的油菜花、在法国普罗旺斯见过的的薰衣草等人工景点,实在无法与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相提并论,这里也是世界上独一无二地能够在天然花海中见到大型野生动物的地方。

“地球上有一个地方,依旧朝气蓬勃,大群动物可以自由地奔跑。那个地方生生不息,时间好像停止了,成为大地上最大群野生动物最后的栖息地,这就是塞伦盖蒂大草原。”这是BBC对塞伦盖蒂大草原的描述。

图片 17

 

塞伦盖蒂在马赛语中意为“无边的平原”,这里的辽阔超乎你的想象,所以通常人们都会选择驱车观赏动物。

山边看到斑马,悠哉悠哉的正在吃草。

图片 18

在塞伦盖蒂,让我们最难忘的是追拍狮子捕猎。那天,我们开车行进在草原上,突然,菲列蒙激动地说:“有狮子,不止一只。”菲利立即向菲列蒙手指的地方开去,随着车越来越近,我们看见5只威风凛凛的雄狮,它们坐在草地上,有的在瞭望远方,有的在挠痒。还没等我们拍摄,一只狮子忽然起身并向远处张望,通过它的视线,我们看到在几公里外有一些尘土扬起,紧接着,另外几只狮子也跟着起身,它们一起朝着有尘土的方向行进。菲列蒙说,在尘土扬起的地方要捕猎了,雄狮是前去助阵的。

图片 19

 

图片 20

更远的地方,是一对长长的角马群,排着整齐的队伍,一边吃草一边缓慢的前行。

  前方有一些车辆聚集,我赶到的时候,所有的车都熄火了。游客们站起身,伸长脖子,手里拿着望远镜或相机朝一个方向望去,原来是火山口的明星动物——黑犀牛。黑犀牛是濒危物种,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内现在生活着30多头,是世界上黑犀牛种群密度最大的地方。黑犀牛长着尖尖的上嘴唇,伸缩自如,便于它们采食一种满身长刺的植物。只见它在花海中悠闲地散步,仿佛这里就是它的领地。

我们一路尾随着雄狮,穿过一小片湿地,来到一片稀树草原,只见角马、斑马、格兰特瞪羚在无序地奔跑着,扬起阵阵尘土。菲列蒙说:“要捕猎了”,我们迫不及待地问:“在哪里?”此刻尘土飞扬得更加猛烈,几只雌狮在动物间来回奔跑,瞬间我们意识到它们是准备围剿,可是它们锁定的目标是什么?它们的战术到底是怎样的?正当我们思索,菲列蒙突然大声喊:“快拍快拍!”朝着他手指的方向,我们看到一只雌狮正在追赶一只角马。我们快速抓拍,在600端的镜头中,清晰地看到角马一个侧身,成功躲过雌狮的追赶。就在我们还在怀疑雌狮是否竭尽全力时,在我们右前方1点钟方向,另一只雌狮已经成功锁喉一只角马,这时我们才意识到原来那只雌狮是在声东击西,以吸引其他动物的注意,掩护真正的猎手。

图片 21

  

一场杀戮在短短几秒钟内就画上了句号,对于我们而言,这样的场景是第一次亲眼目睹,所以兴奋不已。

恩戈罗火山口底部,大面积的草甸上分布着无数大大小小的水泡子,水质清澈,水草丰盈,水边栖息着无数的飞鸟,这是几十只白鹭聚在一起,有的在进食,有的在嬉戏。

  前面不远处看到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这是火山口内唯一的一片林地。外围是一些高大的金合欢树,内部是些平顶树。这片树林被称为莱籁森林,是狒狒、水羚、薮猫、大象等动物的安乐窝,据说还有人曾在树林里见过花豹。往前继续走走,只见零零星星的几只大象正缓步前进,就像游览自家花园一样,悠闲惬意。

图片 22

图片 23

  

猎豹是陆地上跑得最快的动物,靠飞一样的速度追上猎物。但猎豹的耐力很差,不能长时间奔跑,否则会窒息而死。只有在遇到危险或是即将捕猎时,猎豹才会站在略高的地方观察地形,略高的位置也仅限于在土丘山包或比较矮的树枝上。

一对儿水鸟结伴在水中游弋,给人一种恬淡安详的感觉。

  除了旅游业的发展,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当地在生态环境保护方面也做得比较到位,为了尽可能减少旅游业对野生动植物的影响,当地规定了每辆车在火山口内的游览时间不能超过6小时,且任何车辆不允许在火山口内过夜,因此得以将火山口的风景完整地保存,让我们可以一饱眼福。

在塞伦盖蒂大草原上,杀戮随时都在发生,我们还拍到猎豹捕猎的情景。那是在草原上非常开阔的地带,当时,离这只猎豹不远处有几只正在觅食的汤姆逊瞪羚,看到猎豹走近,它们立即抬头警惕地观望。然而猎豹却不动声色地向不远处的一个土堆走去,还假装张望和玩耍,以让瞪羚解除戒心。不一会儿,它又故意离开土堆,朝着离瞪羚更远的一边走去。我们在远处认真观察着猎豹的行动,因为猎豹奔跑的速度极快,想要在第一时间抓拍到它捕猎的画面,必须全神贯注。不久,猎豹再次缓慢地走向土堆,瞪羚们这次并没有上次那么警觉。菲利似乎意识到一场杀戮即将来临,立即朝着猎豹的方向开去。当车还没来得及停下,只见猎豹突然蹿向瞪羚,并向其中一只扑了过去,瞪羚一个腾空跳跃,躲开了第一次扑杀,接着瞪羚飞快逃跑,但是猎豹却以更快的速度追逐,轻松将其捕获。

图片 24

我们在车里一阵唏嘘,为猎豹的奔跑速度与捕食技能感慨,也为汤姆逊瞪羚感到惋惜。但这就是大自然,这就是塞伦盖蒂,这里没有残忍与善良,只有现实。

在恩戈罗火山口底部的湖边,我们终于见到了数十只火烈鸟,这是我们在坦桑尼亚13天里看到的数量最多的火烈鸟。因为今年的气候原因,前面我们在马尼拉亚湖阴差阳错的与火烈鸟失之交臂,后来在恩巴凯火山口徒步到火山盐湖,诺大的湖面上也只有看到几只火烈鸟,今天在恩戈罗火山口,虽然看到的火烈鸟数量也不是很多,但比起前几天已经是多的了,我们也小小的兴奋一下。

震撼的动物大迁徙

图片 25

乘热气球记录百万角马过河

一只鸵鸟和两只斑马同框,和谐生动的画面。

图片 26

图片 27

在塞伦盖蒂大草原上,栖息着世界上种类最多、数量最庞大的野生动物群,所以这里也是摄影爱好者青睐的摄影胜地。

透过云层斜射下来的光线,照在草甸和溪水上,留下诱人的光影,这些画面与前些天我们在塞伦盖蒂看到的景色相比,更温暖,更柔软,更舒缓。

在塞伦盖蒂,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自然法显得特别直观和生动,而这里每年都会上演的动物大迁徙,更是一场为了生存而进行的巨大挑战。

图片 28

很多人都知道著名的肯尼亚动物大迁徙,却不知道塞伦盖蒂其实是这场迁徙的起点。每年6—9月是塞伦盖蒂的旱季,为了获得食物,角马、斑马、羚羊、犀牛等食草性动物,便成群结队地从塞伦盖蒂出发,向邻近的水草充足的肯尼亚马赛马拉进发。这条迁徙之路长达上千公里,途经草地、沼泽、湖泊、河流、峡谷、丛林等各种自然环境,所以,对于动物们来说,这场迁徙也是一次严峻的考验,因为一路上不仅充满了艰难困苦,而且危机四伏,每年都有大约10%的成员或因体力不支倒下,或葬身于掠食者之口。

池塘里,河马扎堆儿在一起,就像一块块褐色的礁石起伏错落,一只白鹭站在河马的背上,十分醒目。

图片 29

图片 30

角马是迁徙大军的主力军,数量达上百万只,当它们浩浩荡荡地奔跑在草原上,场面极其壮观。为了记录这浩大的场面,我们特意乘热气球拍摄。在这之前,我们做了详细的攻略,将酒店和热气球公司都选在了格鲁米提河附近,因为这条位于塞伦盖蒂边境的河流,是迁徙之路上的第一大水源地,百万角马将在这里进行补给,然后一路北上,奔往马赛马拉。

湖边两只东非冕鹤(Grey Crowned Crane),在埋头觅食。

当太阳缓缓升起,万物开始苏醒,我们乘坐的热气球也慢慢上升到格鲁米提河上空。只见角马在晨光中奔跑,它们分成了许多分队,每个分队都有一头角马领队,带领群体走最捷径的路线,并躲避大型食肉动物的追捕。尘土在阳光照射下飞扬,气势如虹,我们在拍摄的同时也发出阵阵欢呼声。

图片 31

图片 32

远处的火烈鸟,近处的东非冕鹤,相距很近,你忙你的,我干我的,互不打扰。

塞伦盖蒂在马赛语中意为“无边的平原”,这里的辽阔超乎你的想象,是庞大动物群体得以安居的避难所,是地球上最后的伊甸园。

图片 33

导游告诉我们,格鲁米提河也是一道鬼门关。奔跑了数十天的角马干渴难忍,当它们来到河边时,只顾张大嘴巴饮水。而河里的鳄鱼等待这顿角马大餐已多时,但它们是极具耐心的杀手,会潜藏在水下以极慢的速度接近饮水的角马,待到距离不足半米时,才突然从河中跃起,将角马拖入水中咬死,而其他角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同伴被鳄鱼疯狂撕咬,而时间不允许它们悲伤,唯有快速越过河流,才能避免更多的死亡。

东非冕鹤又名灰冠鹤,是一种小型鹤类,主要栖息于非洲沼泽地和热带大草原,它因其蓬松的羽毛,笔直的气管,精巧的冠羽,华美的面部斑纹而又被称为皇冠鹤,东非冕鹤还是乌干达的国鸟。

当太阳完全升起,阳光照在了我们脸上,也照亮了这片广阔的草原。我们静静地感受着这片神奇的土地,等到来年2月,雨水再次浸润塞伦盖蒂,动物们将重返这里,那时,又将有一场残酷的生存大战。

图片 34

恩戈罗恩戈罗火山

对于角马群来说,面前的越野车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在他们眼里越野车和游人都是外来客,它们才是这里的主宰者。

皇冠鹤、黑犀牛和狮群的世界

图片 35

图片 36

汽车前方,一只鬣狗在狂奔,前面曾经多次见到以“掏肛技术”著称的“非洲二哥”,印象深刻。

拍摄完动物大迁徙的壮观场景,我们驱车前往恩戈罗恩戈罗火山保护区。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直径为18公里,是世界第二大火山口,完备的生态系统也让它成为新的世界奇迹之一。

图片 37

进入保护区,沿着盘山公路行驶,道路两旁是各种叫不出名字的植物,郁郁葱葱,遮天蔽日。我们预定的酒店位于火山口的边缘,到达酒店后,还未进入房间卸下行李,我们就迫不及待来到酒店的观景台。站在观景台上环顾火山岩壁,见其十分壮观,而俯瞰辽阔的火山口盆地,则是一片绿树成荫,虽然此时花海已经退去,但景色依旧迷人。

静卧在紫色花丛中的狮子,少了几分狂野和凶悍,多了几分温柔和多情。

图片 38

图片 39

1956年,塞伦盖蒂与恩戈罗恩戈罗生物保护区合成一片,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态中的生物保护区,约70种大型哺乳类动物和500种特有鸟类生活在这里,堪称野生动物的天堂。

狮子一旦发现了猎物,站起身来,又凶相毕露,杀气腾腾。

在酒店稍事休整后,我们驱车来到了火山口下。这里栖息着众多的野生动物,它们没有迁徙的命运,只顾自由自在地生活。当车行驶到马加蒂湖时,一群鹤轻盈地从我们的头顶飞过,落在了湖畔的草地上。这些鹤的头上顶着金黄色的羽冠,两颊为白色,身体呈灰蓝色,尾部披着黄褐色的垂羽,一双纤细的长腿显得身姿婀娜、亭亭玉立。菲列蒙告诉我们这是皇冠鹤,这种鹤深受非洲人民喜爱,在乌干达,它更是被奉为国鸟。

图片 40

我们继续行驶,没过多久,看见几辆车停在路边,游客们都拿着望远镜朝一个方向观望,原来远处有一头黑犀牛。黑犀牛是极度濒危的物种,但在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却生活着大约30多头黑犀牛,所以,黑犀牛可谓恩戈罗恩戈罗火山的明星动物。黑犀牛外表温顺,但脾气却非常暴躁,由于人类的盗猎,它们对人类充满了敌意,所以我们不敢靠近,只能在远处拍摄。

非洲水牛外表看起来老实憨厚,傻大黑粗,其实它是非洲最危险的动物之一,号称“非洲五大猛禽”之一,它们四肢强壮,头上的弯角大而锋利,其攻击性非常强,即使是狮子、猎豹也要避让三分。水牛是群居动物,由牛群中最强壮的公牛统领,通常逐水而居,分布广泛,因此在行程中也很容易能够见到。

图片 41

图片 42

在返回酒店的路上,我们还遇到了一个狮群。这个狮群约有十几个成员,其中有一只成年雄狮和几只成年雌狮,还有一些幼狮,看上去像是一个大家庭。它们在水边的芦苇旁休息,幼狮围着“父母”不知疲倦地打闹嬉戏,画面十分温馨。

这个狮子和水牛同框的画面,我观察了很久,原本以为狮子和水牛之间会发生点什么剧情,但狮子试探着几次攻击水牛之后,狮子放弃了,在恩戈罗火山口,就这么个地方,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何必呢。

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形成于3000万年前的地壳运动,最后一次喷发距今25万年。对于我们而言,能够亲临这千万年的火山地貌,并近距离观赏各种野生动物,这种感觉简直太美妙了。

图片 43

离开恩戈罗恩戈罗火山,我们乘坐大巴穿越国境线,然后从肯尼亚首府内罗毕飞回中国,结束了此次坦桑尼亚之行。回国后,我们经常翻阅在坦桑尼亚拍摄的照片,在回忆那些难忘的经历时,也期待着再次踏上那片土地。

在恩戈罗火山第一次见到这条巨大的蟒蛇,当时它正在草丛中穿行,头不大,身体的直径大约有100毫米,身体的长度达到惊人的10多米,尤达告诉我们,你们运气不错,在恩戈罗见到这么大的蟒蛇是不容易的。

高清大图▼

图片 44

图片 45

蟒蛇是怎么捕猎和生活的?尤达为我们讲述了蟒蛇猎杀瞪羚的故事。瞪羚是以灵敏奔跑迅速著称的,而蟒蛇看上去慢悠悠的游动,怎么会捕获瞪羚?蟒蛇在锁定目标后,突然迅速出击,用细长柔软的身体缠住一只瞪羚,一圈一圈的缠绕在瞪羚身上,然后逐渐加力勒紧,直至瞪羚窒息死亡,然后蟒蛇再慢慢的将一只完整的瞪羚吞下塞入胃里,原本看上去狭长的身体被撑得鼓鼓的,一只瞪羚下肚后,蟒蛇基本就处于静止状态了,蟒蛇要用3个月的时间来消化胃中的这只瞪羚,这期间如果蟒蛇但非有些运动就有死亡的危险。原来成年蟒蛇就是靠这种特殊的方法来捕猎瞪羚的,难怪人们都说蟒蛇的食物圈包含了不少的大型的哺乳动物。

图片 46

图片 47

图片 48

眼前这些活蹦乱跳的瞪羚,如果遇到隐藏在草丛中的蟒蛇,搞不好哪只瞪羚就成了蟒蛇的盘中餐了。

图片 49

图片 50

图片 51

在恩戈罗火山口底部草原,又见到疣猪,而且距离我们很近,可以看得真真切切。疣猪是野猪的一种,因面部有疣而得名,其嘴角长有獠牙,身上有稀疏的毛,头很大,约占身体的三分之一。

图片 52

疣猪奔跑起来,背上冒起的尘烟,有意思。

图片 53

在池塘边看到了正在走出水面的河马,旱地上的河马是难得一见的。前面我们在塞伦盖蒂和马赛马拉都见到过河马,但河马都是在泡在水中,难见真容,现在恰巧两只巨大的河马钻出水面,让我们看个正着。

图片 54

河马的体躯庞大而笨拙,四肢特别短,有一个粗硕的头和一张特别大的嘴,并且足可以张开呈90度角。嘴里的牙也很大,门齿和犬齿均呈獠牙状,是进攻的主要武器。河马的皮格外厚,皮的里面是一层脂肪,这使它可以毫不费力地从水中浮起。河马不能在水外陆地上待太长的时间,必须待在水里或潮湿的栖息地,以防脱水。

图片 55

其实,在我们没有进入恩戈罗火山口之前,尤达就一再强调,恩戈罗最让人兴奋的是生活在这里的犀牛,因为,世界上即将濒临灭种的犀牛只有在恩戈罗才能有机会看到,自打我们的越野车进入恩戈罗的第一分钟开始,尤达就在寻找犀牛的行踪,因为其他动物我们在前面基本都看到了,只有找到了黑犀牛尤达才能向我们交差,才能如释重负,说实话,我也是特别的期待。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在恩戈罗火山口底部草甸转悠了数小时之后,尤达终于发现了一大一小两只犀牛。为了让我们看得清楚,尤达尽量把车靠近犀牛,即使这样,我们与黑犀牛之间的距离也有数百米,眼睛看过去要仔细看才能发现两个小黑点,我用600毫米的长焦镜头观察都感觉很吃力,于是采用清晰放大功能,焦距达到1200毫米,才勉强拍下了几张黑犀牛的照片。

图片 56

在非洲能够看到的犀牛有两种,分别为黑犀牛和白犀牛,白犀牛又分北白犀和南白犀。关于这个命名来源于一次乌龙,白犀牛名称最早来自荷兰语“Weit
Rhino”,意思为宽嘴犀牛,表明它的宽嘴特征,后来被人误传为“White
Rhino”,就变成现在的白犀牛了。而为做区分,另一种非洲犀牛则叫做黑犀牛“Black
Rhino”,而事实上你单从颜色上是没法对它们做区分的,因为白犀牛不白,黑犀牛不黑,它们都是差不多的灰色,区分它们的最好方法就是看头,白犀牛头比较长,嘴是方形的,黑犀牛头较短,嘴较圆。

因为犀牛角,犀牛的命运和非洲象一样,成为非洲最受盗猎者扑杀的对象之一,其数量急剧减少。2018年3月19日,世界上最后一头雄性北白犀“苏丹”在肯尼亚奥尔佩杰塔保护区去世,尽管世界上还剩最后2头雌北白犀,但“苏丹”的去世其实已经宣告北白犀这个犀牛亚种彻底灭绝了。

图片 57

说完了恩戈罗火山口的动物,我想再说说我们的交通工具“越野车”,在坦桑尼亚13天,除了一天乘坐热气球从空中俯瞰塞伦盖蒂草原,剩下的时间我们都是与越野车相伴度过的,越野车是我们草原上唯一的交通工具,当然这些外观都差不多的越野车,也是东非草原上一道别致的风景。

图片 58

行驶在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的越野车。

图片 59

每当发现一处有情况,越野车上的司导就会用手机或车载电台通知附近的车辆,没过多一会,就可以看到飞奔过来的越野车一下子就出现在你的面前。

图片 60

真搞不明白一下子从哪钻出了那么多车辆,转眼之间,又排成了整齐的队形,十分默契,秩序井然,有条不紊。

图片 61

在有情况的现场,越野车一字排开,留有半边供车辆通行的空间,看完的车辆可以先走,后来的车辆也有空间继续观赏,这个场景就是前面我说过的发现巨大蟒蛇的地点。

图片 62

在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游览接近尾声的时候,我们来到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的游客休息区,这里有山有水,风景如画,还有一些包括卫生间等设施在内的供游人休息放松的场所,游客可以下车到水边走走,拍照留念。

图片 63

即将告别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了,我们必须拍一张合影,两辆越野车一共12个人,大家一起拍了一张合影,后排右三是我们这辆越野车上的司导“尤达”,前排右二是另外一辆越野车上的司导“托马斯”,前排右一是本文作者“穿山甲126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19 网赌哪个平台靠谱 版权所有